第五千九百五十章 巧合与算计

  “不管那个考验是什么,我最终都会失败。”杨开沉声道,“考验既然失败,那就说明我是伪劣者,到时候由你出手将我斩杀!不过我在入城时,无数教众夹道相迎,得人心所向,这个消息传出去之后,必然会引的人心动荡,这个时候,神教就可以推出那位已经秘密出世的圣子,平息风波,教众们需要的是真正的圣子,至于圣子到底是谁,并不重要。”

  圣女颔首道:“旗主们确实想让那人在最近一段时间站到台前来,只是我心有顾虑,一直没有同意。”

  杨开接着道:“圣子出世,此乃大事,神教完全可以借由此事,来一场针对墨教的行动,彰显神教之威,印合谶言预示!”

  圣女顿时明白了杨开的意思:“这倒是不错,就这么办。”

  接下来,二人又商讨了一些细节,圣女这才重新戴上那面具,匆匆离去。

  而在这整个过程,牧一直都一言未发,只静静聆听。

  直到圣女离开,她才开口道:“真元境的修为确实不足以在这场席卷天下的狂潮中成事。”

  杨开无奈道:“我曾尝试突破,可总有一层无形的枷锁束缚,让我难以突破桎梏,似是天地法则的缘故,是前辈留下的后手?”

  牧含笑道:“你毕竟是那救世之人,闯入这一方世界很容易引起墨的那一份本源的敌视,所以进来的时候修为不宜太高。不过已经到了这个时候,实力再提升一点才方便行事。”

  这般说着,她抬手朝杨开额头处点来。

  一指印下,杨开周身轰然一震,只感觉体内那一层束缚自身修为的枷锁顷刻间破碎,真元境的修为节节攀升,迅速抵达神游境,又很快攀升到神游境顶峰,这才平稳下来。

  相对于他本身九品开天的修为而言,神游境顶峰依然渺小无比,然而已经到了这个世界能容纳的极限,实力再强的话,必会引起天地法则的一些异变。

  杨开稍稍感受了一下暴增的力量,很快适应,抬眼道:“铲除墨教之事,前辈可能助我一臂之力?”

  他本以为牧会答应的,却不想牧缓缓摇头道:“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接下来就靠你自己了。”

  杨开不解道:“这是为何?”

  牧的这一道剪影,看起来像是个普通人,可只观她方才那神妙手段,杨开便知她绝不止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若是能得她相助,铲除墨教,平息这一方世界墨患之事必定轻松至极。

  但她却拒绝了自己的邀请。

  牧解释道:“我毕竟只是一道剪影,真正能动用的力量不多,筹谋等待了这么多年,这一道剪影的力量几乎快要耗尽了。”

  “原来如此。”杨开不疑有他,“是晚辈唐突了。”

  他缓缓起身,抱拳道:“既如此,那晚辈先告辞了。”

  牧起身相送。

  行至门口时,杨开忽然想起一事,开口道:“前辈,神教的那个考验,大概是怎么一回事?”

  牧笑道:“说是考验,其实是我当年收集的一些墨之力,封存在了那里,非圣子之人进去,定会被墨之力侵蚀,化作墨徒,自然是无法通过考验的。只有得到我认可之人,在进入之前才会暗中得赐一道秘术,免于墨之力的侵染,自然能安然同行。”

  杨开顿时了然。

  是不是圣子,牧一清二楚,真正圣子出世的话,她必然会与之取得联系,就如今夜这般,到时候由现任圣女出手,赐下那秘术,便能在神教众多高层的眼皮子底下做一场秀,继而得到众多高层的认可。

  “那神教如今的假冒者呢?如何能通过那个考验?”杨开皱起眉头,既是需要现任圣女赐下秘术才能通过,他又能在那充斥墨之力的环境中安然无恙?

  牧似乎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摇头道:“事情并非你想的那样……”

  杨开若有所思:“前辈似乎隐瞒了什么事?”

  牧犹豫了一下,开口道:“上一代圣女曾与震字旗旗主暗合,悄悄诞下一女,临死前,她将那一道秘术留给了震字旗旗主!”

  杨开神色微动:“如此说来,那震字旗旗主……前辈一直都知道幕后之人是谁?”

  牧轻轻点头:“我虽偏安此地,但神教之事我都有所关注,只是正如你所说,那震字旗旗主并非投靠墨教,只是一己私欲蒙蔽,才会如此行事,便是他真的掌控了神教,也只会站在墨教的对立面,另外还有一些原因,让我不想随意揭穿他。”

  “什么原因能让前辈为难?”

  牧抬头看他一眼,道:“上一代圣女生下来的孩子,便是当代圣女!”

  杨开稍稍一怔,缓缓摇头:“当爹的想要夺女儿的权?这可真是人性黑暗。”

  “他不知道。”牧轻轻道:“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有这么一个女儿,当然,当代圣女也不知道震字旗旗主是她生父。”

  杨开失笑:“这又是何故,上一代圣女没将此事告诉他吗?”

  牧开口道:“我创建神教,任第一代圣女,虽没有明确什么教义,但多年传承下来,神教衍生了许多不可违背的教义,其中一条便是身为圣女,必须得冰清玉洁,上一代圣女与震字旗旗主暗合,已违背了教义,按教规,当处死,甚至连她诞下的孩子也不能留存于世,她又怎敢让旁人知晓此事,便是那男人,她也隐瞒着。”

  “好吧。”杨开表情无奈,“这世上总有许多无聊之辈,愿以繁文缛节来彰显自身的庄重。”

  正是因为震字旗旗主是这一代圣女的生父,而他又是幕后之人,所以牧才不愿揭穿他,真揭穿此事,这一代圣女不但难做,甚至圣女的位置都保不住。

  “如此说来,是上一代圣女给他留下了那一道秘术,这位震字旗旗主便找了一个少年来冒充圣子,让他在合适的地点,合适的时间,出现在巽字旗旗主司空南眼前,由司空南带回神教,再由他赐下那道秘术,通过那个考验,奠定圣子之名?”

  “不是这样的。”牧摇头道:“根据我了解到的真相,其实司空南发现那个少年,当真只是个巧合,并非震字旗旗主所为,只是司空南将之带回神教后,众人发现那少年资质绝伦,于道持才会选择将那秘术赐予对方,那少年当时修为甚低,对此甚至毫不知情。”

  她顿了一下,接着道:“这或许是私欲,也有可能是于道持觉得神教的谶言流传了这么多年,圣子一直不曾现世,看不到希望,所以人为地缔造出一个希望!”

  杨开忍不住揉揉额头:“这事闹的。”

  以为是什么阴谋,结果是一些巧合,巧合之中又有一些人的算计和私欲……

  “人性,从来都是很复杂的,所以墨的成长才会那么迅速,这些年若不是一直借助初天大禁封镇他,而是任由他汲取人性的阴暗,墨的力量恐怕早已充斥所有虚空了。”

  “此事出我口,过你耳,不可对他人道。”牧叮嘱道。

  杨开失笑:“晚辈明白的。”

  他对这一方世界的权利争斗,阴谋诡计什么的哪有兴趣,眼下他只想找到那一扇玄牝之门,炼化了它,将墨的本源封镇。

  “好了,晚辈该告辞了。”杨开抱拳行礼,转身便走。

  迎面跑来一个小小的身影,似乎是个五六岁的娃娃。

  杨开没怎么在意,方才在屋内与牧说话时,外面就有许多娃娃打闹的动静。

  原本准备侧身让开,却不想那娃娃梗着脖子,直直地朝他撞来,气势汹汹的。

  杨开抬手,挡住了他的头槌,失笑道:“你这小娃娃,走路怎么不看路?”

  那娃娃咬牙切齿发力,却始终不能寸进,气的抬头朝杨开看来,大叫道:“放开我。”

  杨开定眼一瞧,惊奇道:“咦,是你啊。”

  这娃娃赫然便是白日里他进城时,拦在他前面的那个,口口声声说杨开可千万不能是圣子,因为自己讨厌他的缘故……

  白日里杨开便见过他的大胆,今夜又见识了一番。

  “你放开我!”娃娃对着杨开张牙舞爪一番,可惜手臂太短,全挠在空处,顿时气愤道:“深更半夜的你不睡觉,跑到我家来做什么?”

  杨开闻言更惊奇了:“这是你家?”

  回头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牧,牧无奈笑道:“这孩子是个苦命人,一直与我相依为命。”

  杨开不由干咳了一声,松开大手。

  那娃娃立刻凑过来,一头槌撞在杨开肚子上,然后一溜烟地跑到牧身后,有了靠山,底气十足地探出脑袋,对着杨开做鬼脸。

  杨开揉着肚子,不由回想起白日里见到这娃娃时的情景……

  那个时候娃娃跟他说了几句话,跑开了之后,隐约有女子训斥他的声音传来。

  原来……白日里牧便远远看见他了,只是他当时没有在意。

  恐怕正是那个时候,牧确定了自己的身份,继而给掌控初天大禁的乌邝传出了指引。

【在阅读模式下不能自动加载下一页,请<退出阅读模式>后点击下一页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