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八章、黑暗将至,新王即将诞生!

  龙王的傲娇日常星火焚城!第两百七十八章、黑暗将至,新王即将诞生!老人须发皆白,穿着一身赶海人常见的粗布衣裤,脚下是一双特制大雨靴。老人一甩胳膊,将大网扬了出去,这才转身看向达叔,指了指少年人身上背着的鱼篓,说道:“刚刚出门,才洒了三五网,就捞了几只小鱼小虾......”

  达叔好奇的凑过去看了一眼鱼篓里面的鱼虾,说道:“看来今天这运气不咋好啊。”

  “嘿,这种活计不就是有枣一杆子没枣还是一杆子......吃完晚饭没啥子事做,就带着小孩子出来消消食。”老人说话的时候,已经身体后退开始收网。“这么晚了老大哥怎么还没睡下?”

  “到了我这个岁数,还愁以后没机会睡吗?”达叔笑呵呵的说道,视线也转移到了海水里面的渔网上面去了,说道:“老人家这一网是有枣还是没枣?”

  “这还没捞起来呢,我哪里能知道?”

  “我听人说啊,打渔的好手把网丢出去的那一刻,就大抵知道这一网有鱼没鱼......老人家心里一点儿谱没有?”

  “没谱。”老人家摇头,说道:“网没有捞起来之前,谁知道捞起来的是鱼虾还是水鬼?”

  “嘿.......”达叔咧嘴笑了起来,说道:“这倒是句实话。老人家,观海台闹鬼,你不知道?”

  “听说过。”老头子身体后仰,开始使劲儿。可是,那渔网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拖住了似的,无论如何拖拽,都没办法把它拉上来。“老头子这辈子恶鬼没见着,坏人倒是见了不少.......我小孙子整天刷那个什么歌,说我怕鬼,鬼没伤我分豪,我不怕人,人却伤得我遍体鳞伤......仔细一琢磨,确实是这么个道理。”

  “老人家有见识。”达叔点了点头,看着黝黑深邃的海面说道:“就怕你没见着真正的恶鬼。”

  “这世上哪有什么.......”

  老人的话音未落,那一直久拖不上来的渔网突然间从海水里面跃了起来,腾空而起。

  渔网朝着白发老头罩了过来,老头子惊慌失措,连连后退,却也恰好躲避了渔网的笼罩范围之内。

  这一波袭击刚刚结束,一道巨大的黑影居高临下的朝着白发老者扑了过去。

  “畜牲!”

  老人破口大骂,身体却一个向后空翻,再次躲开那怪物的袭击。

  “休得伤我爷爷。”

  背鱼篓的少年人看到那彪悍怪物大吃一惊,赶紧抓着鱼篓的绳索,将那鱼篓当作朝着怪物砸了过去。

  嗖!

  那怪物体形庞大,但是却动作利落,飞至半空,却一个违背物理学原理的倒转翻身,轻飘飘的落在海岸边的岩石上面。

  直到这个时候,白发老头和少年人才看到怪物的模样。

  身上无毛,通体黝黑,形体似猴,更像猩猩。因为它的体形比普通的猴子要大上三五倍。

  “海猴子!”白发老头嘶声喝道。

  “爷爷,你没事吧?”少年人快步走到爷爷面前护卫,目露凶光,眼睛死死地盯着那只突然而至的海中怪物。

  “没事。”白发老头出声说道:“小心戒备,这东西不简单......”

  然后,他的视线又落在了达叔身上,问道:“它为何不撕你?”

  因为海猴子落地的方向,正是达叔所在的位置。看起来更像是海猴子用自己的身体挡在达叔的前面。

  奇怪的是,它却没有转身回头去撕咬近在咫尺的达叔,反而张开血盆大口瞄准他们爷孙俩人。仿佛他们俩才是它的生死大敌。

  “因为它是我的朋友。”达叔笑着说道:“它叫小黑,多年的老朋友了,总得给我一份薄面。”

  海猴子听到达叔提起自己的名字,还转过身来对着他咧嘴傻笑。

  嗯,看不清脸只能够看到满嘴白牙.......

  “所以,它是你召唤过来的?”白发老头儿怒声喝道。

  “可以这么说。”达叔点了点头,无比坦率的承认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白发老头出声问道。

  “我倒是想问问,你们是什么人?”达叔出声反问。

  “我们爷孙俩只是两个可怜的赶海人而已.......”

  “赶海人?”达叔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眼神不善的盯着爷孙俩人,说道:“要是普通的赶海人,在看到小黑的时候,早就吓得晕倒过去了。你们却能够坦然应对.......而且,能够连续躲避小黑的两轮攻击,怕不是普通的赶海人吧?”

  “恐怕你们还不知道吧?今天晚上咱们不是头一回见面。第一回,我听到水声,就悄悄跟在屁股后面看了一回。那个时候,我确实以为你们是打渔人。然后是第二回第三回......你们不觉得过来的太频繁了吗?”

  “而且,你们每次过来都没打到鱼......众所周知,观海台附近是很难打到鱼的。打不到鱼,你们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来到这里......那就不仅仅是为了几条鱼吧?”

  “说吧,你们到底是什么来头?在我这观海台转来转去的又是为了什么?”

  白发老头知道隐瞒不过,冷声说道:“我们为了什么而来,你心知肚明.......能够和海猴子为友,怕也不是什么善茬吧?我们爷孙摸过来,是为民除害。”

  “看来我们说不到一块去了。”达叔沉声说道。“小黑,撕了他们。”

  “吼!”

  海猴子听到达叔的命令,纵身一跃,再次朝着爷孙俩人扑杀而去。

  ------

  白发老头奄奄一息的躺在石头之上,更年轻一些的孙子半边身体泡在海水里,另外半边已经被海水给冲走了........他硬生生被海猴子给撕成了两截。

  海猴子也受伤了,身上多了几道口子,七窍向外渗出鲜红的血迹。

  没想到这爷孙俩是用毒的好手,少年人手里的那只鱼篓看起来像是,其实真正的杀招是那无处不在的。浓重的腥臭味盖住了毒药的药性,在半空之中挥舞之时,已经在空气之中散布了毒气,能够让人不知不觉间就着了他们爷孙俩的道。

  白发老头儿满脸仇恨的盯着达叔,声音嘶吼如破锣,问道:“为何你没中我们的?”

  “就凭你们?”达叔冷笑出声,说道:“我口含,世间没有任何毒药能够伤我分毫。”

  说完之后,又莫名的有些心虚。

  毕竟,上次的之毒差点儿就要了他的老命。

  老头子眼睛发亮,喝道:“龙砂?你们当真是龙?”

  “是不是龙,对你们而言.......还有什么意义?”

  “你以为杀了我们,自己就能安然无恙?我告诉你们........”

  “你不用威胁我。”达叔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说道:“所有威胁的话,在我们看来都是一场笑话。我们从来不惧怕任何人的威胁。”

  “哈哈哈......你们会为此付出代价.......”

  “再说下去,威士忌杯里面的冰球就要化完了,那杯好酒可就要浪费了.......”达叔看向海猴子,说道:“张嘴。”

  海猴子听话的张嘴......

  达叔掩了掩鼻子,说道:“可真够臭的。”

  说话的时候,屈指一弹,一颗红色的药丸就落在了海猴子的嘴里。

  “这颗丹药可助你拔毒。”达叔看着海猴子说道:“另外,这两具尸体......也送给你做宵夜吧。”

  海猴子大喜,冲上前去,叼起白发老头就跃进了大海。

  达叔看着幽深恐怖的海面,轻轻叹了口气。

  “愚蠢的人类啊......怎么就没完没了呢?”

  -------

  极至的黑,可以将世间一切都吞噬。包括光线。

  山巅之上,站着一道挺拔的身影。

  身影被黑影笼罩,仿佛就根本就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一般。

  在那黑影前面,是一团仿若雾状让人看不真切又很难将其捕牢的小球。

  “你不应该来找我。”高大的身影沉声说道。

  “怎么?你在担心什么?”黑雾里面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低沉、凝重,还带着一抹久别重逢的惊喜。

  “我不想和你们有任何的牵连,我们也不会有任何的联系。”男人出声说道。

  “不,你是我们的人,你和我们是一体的。”黑影沉声说道:“血浓于水的关系,是时间和空间无法抹去和撕裂的。”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不。我没有失望,反而有无尽的欢喜.......”黑色雾团的声音都变得亢奋起来,就连声音都不似之前那般的低沉沙哑,说道:“你听到了我的召唤,你愿意来此与我会面.......证明你清楚自己的身份,也明白自己终将回归。”

  “来吧,回来吧。”黑色雾团的声音充满了蛊惑性。

  “黑暗将至,新王即将诞生。”

  

【在阅读模式下不能自动加载下一页,请<退出阅读模式>后点击下一页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