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二章、百鬼现形!

  敖心的胸部饱满,大腿丰腴修长,一直是大众眼里的性感代言人......

  当她脱了衣服之后,这种雄伟美观便赤裸裸的展现在敖夜的面前。

  她的身体像是寒冰一般,也正是因为冷,所以她拼命的靠近那近在咫尺的火源。

  那是她的生命之火。

  两人的胸脯紧紧的贴在一起,大腿也死死地在纠缠。当敖夜身披光甲跃下龙泉之时,敖心身上的寒冰便瞬间消失不见,她的身体也终于可以动弹。

  双手紧紧的抱住敖夜的脖颈,想要让他距离自己近一些,更近一些......恨不得将他揉进自己的身体里面。

  只有这样,她才能够得到那永恒的温暖。

  “敖夜......”

  敖心仍然处于迷糊的状态,嘴里却在下意识的呼唤敖夜的名字。

  “嗯!”

  敖夜淡淡的应了一声。

  敖夜是清醒的,但是他觉得自己快要不清醒了。

  也正是因为清醒,所以他受到的诱惑和冲击更大一些。

  难怪人家说。

  敖夜见过很多美人,每次都能够轻易过关,心里觉得也不过如此.......

  现在他明白了,感情是那些女人没在他面前脱衣服。

  “敖夜........”敖心再次在敖夜的耳边唤道。

  吹气如兰,销魂蚀骨。

  “我在救你.......”敖夜出声解释。

  仿佛这么说,就更加的理所当然一些.......

  敖心体内的至阴之血即是毒,也是药。

  它们即想要伤害敖心,又在有意识的催动下保护敖心。

  它们在敖心的体内形成了往复的、循环的、生生不息的平衡。倘若外力强行攻破的话,便会将平衡打破。这样的话,阴毒篡心,本源之力皆失,等待敖心的也只是变成冰雕,一命呜呼。

  这也是黑龙一族难以对敖心进行彻底的根治,而要不远万里的拖着龙王星赶到这里来的原因.......

  只有敖夜能够救治敖心。

  金系属性,至强至善,中正仁和。它是一切黑暗、阴毒、魑魅魍魉的克星。

  金光所至,百鬼现形,一切尽归白昼。

  这一点儿,就连具有功效的木系龙族都远远不如。

  敖夜将敖心带离镜海大学,就是怕动静太大引得全校瞩目.......

  这一次,可不是墙壁破一个洞那么简单了。

  而他恰好知道这里有一处药泉.......

  他原本以为这滚烫的泉水能够滋润敖心的身体,没想到的是,敖心进入药泉之后,竟然瞬间将这药泉给冰冻住了。

  要知道,这可是一口活泉啊,泉水从池子底部的泉眼源源不断的涌上来。

  仅仅是这种程度的治疗是不够的,等到敖夜放开敖心,敖心仍然要承受寒毒之苦。

  敖夜开始催动自己体内的本源之力,他身上的金色光华就更加的浓郁强烈。

  敖心喜欢这样的温度,她更加疯狂的、贪婪的去将其吞噬,去将其占为已有.......

  敖心吞噬的越来越快,越来越凶残。

  黑龙一族的特殊技能,吞噬万物。

  敖夜释放的越快,敖心吞噬的越多。敖心吞噬的越多,敖夜就必须释放的更多......

  不然的话,他会被寒毒反噬。就像是你喂一个孩子吃饭,倘若喂的不够及时,他就开始吸吮你的手指。

  轰!

  声震寰宇的嘶吼声音响起。

  敖夜化作一条金色巨龙,冲天而起。

  敖心正在拼命的吞噬那金色光华,却发现那金光正离开自己远去。

  她受到那龙气的牵引,也清吟一声,化作黑龙紧追而去。

  一金色一黑色,两条巨龙交错盘旋,腾挪起伏,或直入高空,或潜入深海。

  很快的,他们的躯体合为二一。

  一半是金身,一半如墨线。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完成了生命的大和谐。

  ---------

  死海之境。

  海水之中,飘荡着一个小小的人影。

  敖淼淼将自己的身体浸泡在冰凉的海水之中,她感觉不到海水寒冷,但是仍然觉得彻体生寒。

  看着高空之中交炽在一起的两道龙影,她的眼泪就嗖嗖嗖的往下流。水系龙族爱哭,敖淼淼更爱哭。

  “死哥哥,坏哥哥........明明说过不喜欢她,为什么还要这样.........”

  “哥哥只是为了救她对不对?其实哥哥一点儿都不喜欢她........”

  “那个女人太恶毒了,就知道诱惑哥哥.......呸,不要脸.........”

  “敖夜哥哥........”

  “呜呜呜........我的心好痛.......”

  敖淼淼看不下去了,身体化作一道水龙,沉入海底远遁而去。

  无数海怪妖兽,无不惊慌躲避,不敢轻易招惹。

  它们都感受到了那毁天灭地的杀气.......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风停雨歇,两头巨龙的身体才重新幻化成人形落于温泉之中。

  敖心体内的寒毒已解除大半,正趴在敖夜怀里呼呼大睡。

  敖夜也同样的虚弱不堪,看着近在咫尺的火辣佳龙,一时间百感交集......

  敖夜不是一头患得患失的龙,只是,龙生头一回经历这样的事情,确实让他有种浑身不自在的感觉。

  仿佛失去了点儿什么,心里一下子变得空落落的。

  正在这时,一团黑云席卷而来,遮天蔽日,将那高空之上的月色也给遮挡的严严实实让它们挥洒不来一丝光亮。

  当然,敖夜的眼睛也不需要月色来照明,龙之眸能够窥破黑障,视黑夜如白昼。

  敖夜感觉到了危险,朝着那团黑云所在的方向看了过去。

  敖心的耳朵动了动,努力过一番,却仍然没办法睁开眼睛。

  大半个月的时间,用自己的本源之力去抗衡寒毒入侵,已经使她油尽灯枯......

  刚才又抱着敖夜一阵翻江倒海颠鸾倒凤强龙锁男,更是把她身体残留的一点儿力量给耗费干净。

  此时的她终于彻底的放松下来,进入了深度睡眠状态。

  嗖!

  云团降落在无名崖上,率先从里面走出来的是人形雾团的祭司大人。

  接着是一直侍候在敖心身边的小女官白荷以及黑龙一族的四大龙将。小女官白荷一幅作贼心虚的模样,脑袋低垂,不敢和敖夜的眼神对视。

  黑暗祭司的身体飘荡到泉井面前,看着浸泡在泉水里面的敖夜和敖心,出声问道:“陛下身体可好?”

  “她的身体很好。”敖夜搂紧敖心,若有所思的看向黑祭司以及他身后的四大龙将,沉声问道:“不过,你们此番过来,怕不是为了要接回你们的陛下吧?”

  黑暗祭司嘎嘎大笑起来,笑声如石磨玻璃,如枭鸟夜啼,他笑得肆无忌惮,笑得荡气回肠,笑得喘不过气来。

  他那空洞洞的眼神看向敖夜,声音嘶哑的说道:“是的,我们不是为了接回她,而是为了毁灭她......”

  顿了顿,他的声音变得无比恶毒起来,说道:“还有你。”

【在阅读模式下不能自动加载下一页,请<退出阅读模式>后点击下一页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