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绝望!

  “你走开,我妈对我说了,你爸爸有毒,我们不能和你玩。”

  “对,你没有妈妈,我们不和你玩。”

  “我爸爸也说了,说你爸爸是坏人,你是小坏人,和你玩你会带坏我们。”

  本想凑过去和他们一起玩的小女孩微微嘟嘴,转过身,跑开了。

  她跑上了街,面对熙熙攘攘的人群,她有些畏惧,也有些无所谓。

  孩子的自尊心有时候是最强的,属于那种精美的易碎品,但对于她来说,生活,自她懂事起就变得有些难以理解。

  母亲离开了,而且自己再也见不到她了,她不知道母亲去了哪里,只知道自己父亲每晚喝醉酒时就大骂母亲没良心,然后父亲有时候会躺在床上不停地挣扎,样子很是恐怖。

  她的年纪太小,很多事情不懂,却也不想去懂。

  她的人生很长,却不知道未来还有什么意义。

  她可能是有些过于早慧了,但她自己却不清楚,毕竟自己童年的早期,对于她来说,是灰色调的。

  一直到,她在街上遇到了两个年轻男女,他们微笑着看着自己,伸手****自己的头发,问自己想吃什么,

  她回答:“荔枝。”

  然后,

  自己的人生走向了另一个拐角。

  ………………

  孤儿院的生活,其实没那么的美好,老师和阿姨们会一遍又一遍地告诉孩子们你们现在能吃饭能吃零食能喝到饮料,全是因为有好心的院长叔叔和院长阿姨。

  小孩子们很单纯,谁对他们好他们就喜欢谁,所以,每次院长叔叔和院长阿姨来到孤儿院时,孩子们总是很开心。

  实际经营孤儿院的负责人深谙此道,他知道想要让金主大大方方地继续给孤儿院投资,就得让他们获得满足感,而孩子们的爱戴和喜爱,就是满足感的来源。

  她也不能免俗,而且,她是院长叔叔院长阿姨亲自带回来的,每次院长叔叔院长阿姨来孤儿院时,总是会单独和她说会儿话,甚至还会带她出去买一些新衣服买一些零食。

  这让她被孤儿院里其他小朋友所羡慕,又因为她确实比其他孩子都大一点,所以大家都把她当大姐。

  她曾见过院长叔叔的孩子,

  那个躺在病床上的小弟弟,

  他看起来很辛苦,也很虚弱,

  但他却很幸福,

  因为他有真的爸爸妈妈,而不是叔叔和阿姨。

  一直到有一天,院长阿姨说想收她当女儿,

  她欣喜若狂,

  她终于有爸爸也有妈妈了。

  ………………

  冰冷的夜,刺骨的寒风,她一个人行走在凄冷的街道上,刚刚从第一个体验故事世界中出来,她整个人的人生观都发生了颠覆。

  她很畏惧,

  她很恐慌,

  但在此时,

  她却无依无靠。

  院长叔叔和院长阿姨,也就是自己的干爹和干妈在一场车祸之中死去了,孤儿院也停办了下来,

  自己的童年,

  自己的回忆,

  已经被封存。

  在这个社会生存已经不易,而自己却又遭遇到这种事情,

  她不清楚,自己还能活多久。

  打开出租屋的门,一群少男少女聚集在她家的客厅里。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海梅梅端着小蛋糕走出来,同时还插着一根蜡烛。

  这群小孩,脱离孤儿院后,有的已经在打工了,有的还在受她的资助继续上学,他们用其他时间捡废品凑的钱给她买了一个小蛋糕,帮她过生日。

  那一晚,

  她哭了,

  她觉得自己又找到了活下去的动力,也找到了面对下一次危险和诡异的勇气。

  人生,不能重头,所以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走下去。

  而他们,则是自己的动力。

  ……………………

  狂风呼啸,

  她一个人站在山巅上哭得歇斯底里,同时一改往常的文静破口大骂。

  她知道他们听得到,因为他们没死,

  他们还没死!

  但他们却将自己投入这场生不如死的游戏之中。

  自己一直以来最敬爱的人,

  自己一直以来最怀念的人,

  逢年过节以及祭日都会去上坟除草的人,

  居然一开始,就戴着一双面具,将自己狠狠地玩弄,

  然后,

  当发现自己身上的实验没成功时,再随意地将自己抛弃。

  那一天,雨很大,女孩儿在山上站了一夜,

  到了清晨,她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

  看见坐在那里写作业的海梅梅。

  “姐,你回来了?”

  “嗯。”她点点头,目光中透露出一种叫做疯狂的东西,“我回来了。”

  …………

  “吉祥,你觉得他怎么样?”

  吉祥在她怀里打了个呵欠。

  “人家可是把你送回来了,你连一个正眼都不给人家。”

  怀中的黑猫很是高冷,但只和自己亲近。

  “我叫他小心和他一样的人,已经提醒他了哦。”

  是啊,

  他的确是和自己一样的人,

  一样的试验品,

  只不过,

  自己是半成品,

  而他,

  似乎成功了。

  院长叔叔院长阿姨,你们应该也在等待着他瓜熟蒂落吧,

  我也在等待着呢,

  你们的干女儿,

  很想念你呢。

  ………………

  “姐,为什么,这一切又是为什么!

  不可能,

  这怎么可能!”

  海梅梅的目光彻底失去了聚焦,

  他像是一具行尸走肉一样,

  不是每个人都是荔枝,也不是每个人都是苏白,

  当你发现自幼的关爱和你长时间以来的贴近只是一场骗局和利用时,

  大部分人都会直接精神崩塌。

  能扛过来的,都不是普通人。

  海梅梅在苏白虐杀之时,没有哀嚎,他有的,只是哀莫大于心死。

  然而,

  在另一个世界的她感应到了,

  却什么都没做,只是继续研究着自己的阵法。

  或许,

  她应该难过一下,

  可能,

  她应当哀伤一会儿,

  但她觉得,

  自己需要学习那两个人,

  否则,

  自己终究不可能追上那两个人的脚步,

  更何况去将他们超越?

  他们连两个亲生儿子都能当作试验品去玩弄去设计,

  自己,

  又为什么不能?

  ………………

  “你还在玩什么,还没玩够么?”

  她在提醒着苏白,

  提醒着这位和自己一样的人。

  原本,她以为苏白应该会和自己一样,满腔的仇恨根本不需要去撩拨,星星之火的点缀都能燃烧起疯狂复仇的图腾,但他却没有这么做,他甚至在和秦兵死拼,在和秦兵血战。

  他战斗的意义是什么?

  她不懂,

  她不理解,

  她牺牲了一切,

  付出了一切,

  舍弃了一切,

  可不是为了来看苏白在这里不明不白战死的!

  她忍不住了,她出手了。

  但苏白却对她的出现不以为意,哪怕身上插着十几杆兵器,苏白依旧冷嘲道:

  “我们战败了,广播不也就结束了么?”

  是的,

  广播是结束了,

  那一男一女也就死了,

  自己的仇,也就报了。

  但是她不甘心,

  她还想要更多,

  她还想得到更多!

  她要的不仅仅是复仇,她还要补偿!

  ………………

  苏余杭出来了,他找回了自己丢失的二十年,一时无两,横扫一切。

  她也曾迷茫过,到底哪一种,才是自己真正的院长叔叔,二十年后,她几乎能够君临一切,却依旧在二十年前选择了那一条路。

  那位老富贵,连自己都能算计,甚至能够设计出自己建造孤儿院设置阵法的地址,如果这两个人当初没有决裂而是一直在一起。

  那又会是何种结果?

  不过,她不屑于去追问何种结果,他无视了自己,以为一切尽在掌握。

  那么,

  就看看吧!

  ……………………

  至高的生命层次就在面前,

  她却无法融入其中。

  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傻子,一个无可救药的傻子,

  做了一切努力,铺垫了所有道路,

  辛辛苦苦这些年,

  到头来得到的答案就是:自己无资格进入。

  这怎么可能,这不可能!

  荔枝仰天发出了一声长啸,

  此时的她,几乎癫狂,她目光凶狠地看向四周,最后,落在了苏白身上。

  “你早就知道这一切了,是不是!”

  苏白抱着小家伙看着她,摇摇头,

  苏白不知道,也没想过去知道,

  不过,此时的画面,确实带着一种浓浓的讽刺。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荔枝身上的毒素已经宣泄出去,此时的她,已经是外强中干,但她的怒火,却几乎将其整个人焚烧。

  比起苏余杭和刘梦雨面对失败时的洒脱和自我结束,

  荔枝在这方面,未免显得有些幼稚。

  但这是一个以结果论英雄的时代,失败者在自己失败之前都认为自己是聪明人。

  小家伙的身形已经开始模糊了,

  苏白抱着他一步一步地向黑色的光圈中走去。

  “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

  荔枝的厉啸声在四处回荡,

  这一刻,

  她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那些小玩伴嘲讽她的出身嘲讽她的家庭。

  ………………

  “妈嘢,这叫得好凄惨。”

  胖子元神在和尚肩膀上闪烁着,

  “咦,为什么我又觉得这叫声让我有种感同身受的感觉?仿佛这种委屈和不解在胖爷我身上也发生了好多次?”

【在阅读模式下不能自动加载下一页,请<退出阅读模式>后点击下一页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