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军队

  周墨倒是真的没想到,自己当初放出去的一卷生命进化法,竟然真的早就出一个强者来。

  魔血骑士此人,当年还是精金骑士,周墨认出了这是得了那卷生命进化法机缘的人,出手时就存了小心,只是重伤了他。

  之后,魔血骑士沉寂了多年,不知道躲到哪个角落去了,周墨还可惜过,平白损失了一个好妻子。

  没想到,这个时候冒了出来。

  巴洛特别苑是白金公国情报人员重点盯防的地方,一道猩红剑芒大晚上的闪过,自然不会看不见。

  于是,周墨就知道了,看着手中写着情报的纸条无声无息的化作无数粉尘散去,周墨若有所思。

  不会是魔血骑士本人,修行那卷邪门生命进化法的精金骑士如果出手,声势不会那么大,杀的不过是个黑铁巅峰的刺客而已,对于精金骑士来说,最多不过是随手一剑的事情。

  如此判断,出手的人不是魔血骑士本人,应该是他的传人或者后人。

  眸光转动,一个早就认为废弃了的棋子突然出现,这给了周墨一点小惊喜。

  叫来了心腹的服侍之人,周墨漫不经心的吩咐了一句:

  “让巴洛特公爵领那边的进度加快一点,既然有人想要落子,也需要让我看看本事!”

  心腹侍从不声不响的退了下去。

  隔日,巴洛特庄园之中有命令发出,命令直接发到了领地之内的驻军军营之中,命令之上还加盖着巴洛特公爵的纹章。

  按照规矩来说,便是巴洛特公爵没死,想要调动领地内的驻军,若是人数少还能凭着面子和爵位将军队调出来,若是人数超过了五百,想要调动就要军部的命令,或者女皇的旨意了。

  现在这个情况,便是有军部的军令,拉鲁巴洛特不是巴洛特公爵,也调不动驻军,但是问题在于,来传命令的是白金公国的人,身上的战甲上还描绘着白金纹章。

  这就让驻军将领头疼了。

  将传令之人好生的拉到了营帐之内招待,奉上了上好的饮品,又招来了军中有头有脸的贵族子弟,摆出了开大宴的架势。

  一通客套之后,也不提调动军队之事,偏偏来传命令的也不着急,只是与他们说笑。

  终于,在第三轮酒喝完,几名贵族将领说了十多个荤笑话之后,驻军主将坐不住了,咳嗦了一声,营帐内安静了下来。

  “这位兄弟,咱们这些军中袍泽,对白金陛下那是敬仰的,如果白金陛下有用得着咱们兄弟的地方,绝对没有二话,军中的兄弟们也乐得为白金陛下效力!”

  这番话说的极为动听,便是来传命令的白金骑士也露出了笑容,说道:

  “诸位袍泽的心意在下都知道,也定会转达给陛下知道的。”

  然后,然后又不说话了,只是端着酒杯垂着眼皮,时不时的饮上一口酒。

  驻军主将被气了个倒仰,咬了咬牙,给在帐篷外侍候的一名军卒用了个眼色。

  不一时,几名壮硕的骑士,从外抬进了两个箱子,一大一小。

  大箱子被直接掀开,其中装的慢慢的海神大金币,小的则被摆在了白金骑士的桌案上。

  白金骑士瞥了一眼大箱子,面上和缓了三分,又看了看小巷子,嘴角终于带上了笑容。

  随手抄起了餐刀,插了一块肉送入嘴中后,挑起了小箱子的盖子,瞥了一眼,嘴角的笑容又消失了。

  倒不是小箱子里的东西不够好,而是太好了。

  全都是未经打磨的上好宝石,摆在最上面的一块足有男孩的拳头大,赤红的让人看在眼中拔不出来。

  这一小箱宝石,价值是那大箱子中金币的十倍!

  “将军,您这是什么意思?”

  看了小箱子里装的是什么之后,白金骑士就知道这绝对不可能是给自己的,他没那么大的价值。

  而那一大箱子的海神大金币,也不像是给自己的,私下送礼物,怎么可能直接开箱子亮出来?

  驻军将军笑着站起身来,走到那大箱子边上,一脚将箱子踹到,金币瞬间如同水一般的淌出,堆成一个小山。

  竟然是实打实的箱子,没有任何加厚!

  这让白金骑士抽了一口冷气,这礼就更厚了!按照贵族之间的利益,这么大的箱子,金币一般都是上面小半层而已,多了箱子承受不住的。

  “这些是给来到巴洛特领地内,白金公国兄弟们的一点意思!”

  驻军主将看着白金骑士的表情,满意的笑了,要的就是这震撼的效果。

  然后点了点桌上的小箱子,又说道:

  “那里面的东西,是兄弟们给白金陛下后院姑娘们的一点意思!”

  这位白金骑士放下了餐刀,露出了一丝苦笑,这东西,他想不收下都不成了!

  来到巴洛特领地的兄弟们众多,他不能一句话断了大家的财路,传出去他就没法再混了。

  至于白金陛下的东西,他敢不要?不用白金陛下们动手,白金陛下后院中那几位有头有脸的姑娘就能收拾死他!

  所以,白金骑士面上的苦笑真的很苦,而驻军主将面上的笑容则越发灿烂了。

  “将军既然如此说,在下就体诸多兄弟们谢将军了,将军对陛下的心意也自然会全数转达!”

  驻军主将这时候才开口说道:

  “这都是应该的,大家都是自己人,咱么营里的老兵不少,那可都是跟白金陛下战场上厮杀过来的,正经不过的自己人!”

  既然是自己人了,是不是什么事情都应该透个底了?

  白金骑士当然明白这个意思。

  “将军放心,此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那命令也不过是为了个拉鲁巴洛特公子一个面子,您听与不听都没什么,白金陛下在帝都,万事有他老人家担待!”

  这话一说,倒是给驻军主将惊着了,一个白金骑士,如果没有上头的吩咐,甚至没有白金陛下的直接命令,这等会让白金陛下担待的话,是绝对不敢说出口的。

  于是,露出了谨慎的摸样,继续听着。

  “不过有一件事情是正经的,大军可不可以找个什么名义,靠近一点巴洛特城?”

  这话说的就再明白不过了,巴洛特骑士团的驻地在巴洛特城附近,为了什么?

  当然为了辖制巴洛特骑士团,巴洛特骑士团的驻地就在巴洛特城内。

  驻军主将琢磨了一会,又问道:

  “这倒是不难,但是陛下是想让我们做到什么程度?”

  白金骑士笑了,说道:

  “将军放心,陛下什么时候难为过咱么这些军伍中人?”

  “陛下的意思是,巴洛特别苑里是一群女人,性子柔弱,需要逼一逼,否则,巴洛特领地内的这团乱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理清楚!”...

【在阅读模式下不能自动加载下一页,请<退出阅读模式>后点击下一页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