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篇 第十三章 对不起,搞错了

  二零一三年七月九日下午五点五十,索马里拉斯格赖附近塞缪尔基地,别墅,夕阳西下。

  家明愣在了那里。

  被关在密室当中的那对姐弟看见房门打开,原本似乎也已经哭了出来,然而望见外面的情况,特别是看见正拿枪抵着黑人脑袋的家明的时候,也愣住了,那可不是什么突然发现自己的老爸是个深藏不露的超级高手时的眼神。

  “顾……叔叔……”

  家明眨了眨眼睛,又眨眨眼睛:“你们……怎么在这里……”

  “又怎么了啊……”塞缪尔出声道,随后却是转成了生涩的汉语,“你是……中国人?”其实一看见就该想到的,被绑架的孩子是中国人,来救的估计也是中国人了。

  “这不太对啊……”家明望着前方那对胖姐弟自言自语,其实某种感觉已经在心里浮起来了,不过花了这么大的功夫,当然不可能这么简简单单就完,他看看塞缪尔:“你居然会汉语……”随后移开枪口,“不许动。”走到一边,翻找着东西。

  “你绑架了一对姐弟……中国人……”家明找出一只电话充电器,口中自言自语地唠叨着,塞缪尔根本不敢动,也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说这个东西,然后又看他回头望了一眼这对姐弟,神色复杂地耸了耸肩:“没错,他们的确是……”

  “没错,就是他们啊”塞缪尔说道。

  家明不搭理他,将充电器接上一只手机,片刻之后,开机的声音响起来,他在手机上操作一番,把相册打开,拿到塞缪尔的面前,由于塞缪尔是横着脑袋的,于是他很体贴地将手机横放了,手机上显示出一对姐弟的照片,姐姐用力锁住弟弟的脖子,看样子想要把弟弟给勒死的样子,弟弟张大嘴眯着眼睛像是在喊着什么话,又像是在唱歌剧。两人颇为可爱。

  “那他们呢?”

  “他们……”塞缪尔看了半天,“他、他们是谁啊?”

  意识到对方似乎没有找到想要找的人,他有些张皇失措:“我只接到抓他们两个的委托啊我根本不认识另外两个啊——”

  “呃……”家明的表情复杂,然而下一刻,他陡然将枪口转向了房门,随即又放下了,是那个拿着手机的黑小瘦,不知道她怎么找到里面来了。只见那黑小瘦迟疑了一会儿,将手机举了起来:“有人……找你。”

  “哦。”家明点点头,接过手机,“喂?”

  手机声音颇大。

  “喂?我是东方路啊,这手机信号也不好你能听到吗?”

  家明眨眨眼睛,片刻之后,点头:“听到了。”

  “哈哈,终于联系到你了。怎么样?事情搞定了没?听说你很神勇啊,一路追杀,从沙特阿拉伯到也门再杀到索马里,果然……这么多年没看你出手了,有点怀念呢,哈哈哈哈,允杰和淘淘他们还老说你怎么样怎么样,要是让他们看见……哦,说正事,田家那对胖姐弟找到了吗?这边可是找翻天了……”

  东方路扯着嗓子在喊,怎么听怎么像是幸灾乐祸的样子,家明深吸了一口气:“到底怎么回事?”

  “哦,允杰跟淘淘没事啊……是这样的,听说是为了什么能源方面的事情,有人委托人绑架田嗣豪的这对儿女,前天的时候你搞错啦。手机忽然又没电,等联系上你,你都到也门了,信号又不好……嘁,我们这电话是去年一起配的吧,那次在你家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事不靠谱,联通跑到政府部门推广什么大礼包嘛,不知道是谁收了钱——肯定是收了钱的,还说全世界各地绝无盲点,这次回去一定要彻查这件事……我觉得还是移动的全球通比较好,你说呢……”

  家明想了一会儿:“……你说得有道理。”

  “哈哈,不过你回来之后可要跟允杰和淘淘解释一下你这两天跑哪去了,你知道,这下你麻烦大了,跑来旅游居然一个人开溜。对了,我觉得你是不是买点土特产回来,索马里的特产是什么来着……估计一定要很有趣很新奇才能满足那两个家伙的好奇心啊……”

  “海盗。”家明说道,“不过,我最后只有一个问题……”

  “什么?”

  “你可以打不通电话。”他拿着手机翻了翻,“发个短信总行吧?为什么我没有收到短信?”

  “啊?”东方路那边愣了愣,“哈哈……信号……信号好像又不怎么好了,纳塔丽小姐你要不要来说两句……短信嘛,是哦,这个我忘了,至于灵静她们……她们没发给你吗?哈哈,这个我就不清楚了,这个你要问她们啊。看起来事情解决了,这就好,允杰跟淘淘这边我会帮你美言几句的……嘟——”

  沙特阿拉伯艾卜哈,稍显有些混乱的房间里,东方路挂掉电话,轻轻摇了摇头:“啧,关键时刻,怎能联通……”随后回过了头,看着有些后方忙碌的人群,拍了拍手:“各位安静一下……事情已经解决了。”

  索马里,家明看着被挂断的手机,站在那儿回味了好久,过了一阵,不由得哑然失笑,拍了拍额头,然后,他看见将脑袋贴在桌上的塞缪尔瞪着眼睛,似乎有些激动。

  “呃?”家明无辜地眨了眨眼,摊开手,无声地问:“怎么了?”

  方才手机信号的确不是很好,东方路说话的声音很大,他估计全听到了,这时候眼看就要哭出来了:“你、你们……搞、搞错了?”

  “呃……是啊,你听到了?”他摊摊手,“搞错了啊。”

  “你们……你们就因为搞错了……就因为搞错了……跑过来、跑过来……”

  难以想象他现在心里到底是怎样的感觉,因为他的眼泪已经流出来了,大声地哭了出来,家明想了想,拍拍他的脸:“别哭了,这样多难看,你就当……呃,就当我是国际红十字会的,过来替天行道呗,反正你也不是什么好人……”

  微微顿了顿:“你都听到了,这都是中国联通惹的祸……”

  夕阳洒下来,被绑架了两天,胖胖的姐弟俩随着黑小瘦呆呆地走出房门,在他们的后方,家明回过头去,不久,枪声再度响起来。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待这对姐弟回过了头,家明已经将破烂的房门拉上,他头发凌乱,满身的血渍,拍拍了小胖子的肩膀。

  “走吧,叔叔带你们回家……”

  时间回溯到七月七日的那个傍晚,东方路接到了薰的电话,放下了一个会议,紧急赶回酒店,车辆经过附近路口的时候,正在沉思的他陡然朝外面望过去,随后挥了挥手。

  “等等,停一下。”

  姐弟俩正在路边的一个店铺里垂涎着一个带有许多漂亮花纹的装饰品军刀,允杰垂涎的是刀,淘淘喜欢的是花纹。他们身上有钱,可是语言不通,下不了决心买。

  “那到底是多少钱啊?”

  “我觉得好贵的样子,这是旅游区,上面写的到底是美元还是这里的里亚尔?”

  “肯定是里亚尔啦,不过这上面写的到底是3还是9?”

  “3就行,9就不买了……这边人写阿拉伯数字都不会写,他们可是阿拉伯国家的人哎……”

  “嘿嘿,你问问老板啊。”

  “你懂说这里的话你问啊。”

  “嘁,傻杰,其实没什么难度的,我可以问他:ThreeOrNine?”

  “那你问啊。”

  “小孩子问一定会被宰的,所以还是待会叫人过来买。”

  “嗯,我告诉我妈。”

  “我告诉我妈……不过买了放谁家?”

  “我一三五,你二四六,星期天猜拳。”

  “其实也玩不了那么久,玩一天就厌了……”

  两人趴在柜台边叽叽喳喳地做着讨论,一回头,看见东方叔叔下了车,正皱着眉头望着他们:“你们两个……”

  “啊,东方叔叔,你会这里的话吧,有翻译吧?”

  “我们想买这个刀。”

  “但是不认识这个到底是3还是9。”

  “我们觉得3就比较靠谱。”

  “能不能帮我们问问,顺便帮忙杀个价。”

  两人笑得甚甜,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掏钱,东方路身后的几个人走过来,看着两个孩子想要说话,被东方路挥手制止了。

  随后吩咐身边的人帮忙杀价,他走到一边打家明的电话,然而打不通,随后,又有一名助理拿着电话过来:“田嗣豪的两个孩子被绑架了……”

  “啊,这么巧……”

  “会不会是顾先生搞错了?”

  东方路想了想,又看看自己的手机:“待会查查他的电话为什么不通,另外……联络一下幽暗天琴方面。”

  不久之后,他在路边拿着电话笑了出来:“太棒了……他都快到也门了……”太久没有这么有趣的事情了,真是笑到肚子也痛,当然,当务之急是如何取得顾家的那几位女性的同情,嗯,叶灵静跟靳姝萍是同学,这样子一来,最难缠的一个应该可以取得谅解了……

  “东方叔叔,你怎么笑得那么猥琐啊?”他在这边笑了半天,淘淘过来疑惑地拉拉他的衣袖。

  “呃,叔叔在想,带你去看金鱼怎么样?”

  “嘁,最讨厌金鱼了。”

  “那……火车呢?”

  “又不是没坐过……”

  “不是啊,叔叔在这边有个很不错的朋友,他家里有一架私人的小火车和环绕整个山庄的铁轨,可以坐人,可以过山洞的那种,明天带你跟允杰过去玩。”

  “喔,真的啊?”

  “作为报答……不,作为交换呢,小小地打个商量,你也知道叔叔最近快要结婚了,结婚那天……帮个忙让你老爸放我一马怎么样?”

  “呃……不行”

  “多少放一点点啦……”

  “……这个还可以考虑。”

  “宾果,咱们就这么说定了。”

  “都不知道你干嘛这么怕我老爸。”淘淘想了想,又笑着点头,“不过他整人倒真的蛮厉害的……”

  “哈哈哈哈……”

  “果然我来的时候就有不好的感觉,沙特不怎么好玩啊……下次不来了。”

  “哈哈,说得好孩子气的样子,不过我觉得很有趣啊……你果然还是很厉害啦。”

  “很多方面都已经松懈了,出个国手机居然连电都没充满……不过话说回来,东方路想要顺水推舟让我帮忙救人也就罢了,你起什么哄……”

  “我就是觉得有趣而已……人总该有松懈的时候的,不可能一辈子当那种人啊,你不让你的孩子接触这些,不也是出于这样的考虑吗?”

  “啊,做事最怕半桶水,杀手就跟赌钱一样,就怕学了一两手就以为天下无敌了,这种人死得最快的,可是想要到达顶峰,那就是真的要从生死线里挣扎过来才行啊。我没办法把我的孩子教成什么顶尖高手,变成半桶水的话,反倒害了他们,所以不妨当个普通人,顶多,学点防身术就够了。”

  “以前倒是听你说过,有多大能耐的人,就会捅多大篓子。”

  “呵。”

  “呃,干嘛忽然说得好像老了一样,我还年轻呢,是大美女。”

  日光洒下来,照在山坡附近的平台上,道路从这里蜿蜒着过去,周围绿化甚好,山风吹来,在夏日里也有着阴凉的气息,纳塔丽与家明站在平台的栏杆边聊天。

  “你的朋友以后估计会很感激你了,绑架的事情帮忙解决了,合同也给他们了……呐,跟你招手呢。”

  纳塔丽抬头示意一下,道路那边,田嗣豪与靳姝萍正开着车上来,看见他们两人,将车停下了,挥手打招呼,家明也笑着挥手示意:“估计会把我当哥斯拉。”

  “说不定是超人呢?”

  “我比较喜欢哥斯拉。”

  “呵呵。”纳塔丽轻声笑出来,那笑声如银铃般随山风传开了,这边的小车里,田嗣豪跟靳姝萍表情复杂,他们能认出那个穿着黑袍戴黑纱的美丽女子到底是谁,两个孩子被绑架之后,她曾经见过他们一面,虽然时间不久,但是透露出了善意与安慰。

  而两个孩子被救回来之后跟他们说起那个“顾叔叔”的事情,结合眼前的这一幕,更是令他们觉得有些无所适从。

  “呃……你的这个同学……到底是什么人啊……”

  “我、我也不清楚啊……”

  停下的车辆再度起步,渐渐离开了,家明扶着栏杆往下看。

  “那个黑小瘦怎么样了?”

  “别叫人家黑小瘦,人家可是有个不错的名字的……”纳塔丽笑着,“我也好,东方路那边也好,都会给她不错的帮助的,当然拯救索马里还很难啦……这个以后得看她自己的了。”

  “啊,以后会怎么样呢?”

  “说不定会变成索马里的圣女贞德哦。”

  “啧,说不定会变成世界上最剽悍的女海盗……”

  山腰上,两人的声音逐渐逐渐的融入风里,逐渐逐渐的散开……

  “那……你爸爸到底是什么人啊……”

  酒店房间里,允杰正在整理着自己的行李,小胖子坐在旁边弱弱地问道,样子像个小受。

  “拜托,你这几天都问过好多遍啦——”允杰爆发开来。

  “我爸爸就是个医生医生”门外传来淘淘叫嚷的声音,她的背后跟着那小胖妞。

  两人最近几天被这对姐弟烦的够呛了,爆发好一阵子对方才终于离开,淘淘坐在沙发上。

  “他们两个是白痴吗?所以也以为我们是白痴?非要让我们相信那个什么他们被海盗从沙特阿拉伯抓到索马里关起来然后我们的老爸一路杀过去杀杀杀杀杀一个人杀了几千人然后带着他们从索马里回来的白痴故事?”

  “他们就是看老爸最近几天不在,所以编个弱智故事来忽悠我们而已,这是报复”允杰一眼就看穿了真相。

  “挑衅”淘淘附加一条。

  “我有个好主意,保证整得他们分不清东南西北。”

  “什么?”

  “过来”

  “干嘛不是你过来。”

  “快点过来啦”

  “哦。”

  两个人聚在一块窃窃私语,话还没说完,三岁的小允婷穿着大拖鞋噗踏噗踏地跑了过来,罕见的慌张:“不好啦不好啦。”她几乎要哭出来了,“薰姨生病了。”

  “啊——”

  两人瞬间忘了报仇,淘淘抱起允婷,三个孩子一块往隔壁房间跑过去,虽然薰不是他们的母亲,不过要说三个孩子最喜欢谁,那估计都会选择她。一片惊惶之中,允婷一边说着刚才薰姨在整理行李时,忽然觉得不舒服,然后就跑进洗手间吐起来的事情。

  “会不会是吃到不干净的东西了……”

  “水土不服感冒了……”

  他们跑进房间时,正看见薰双手扶在洗漱台上,正低着头的情景,允杰跟淘淘连忙过去叽叽喳喳地问起来,小允婷拉着薰姨的裤腿:“薰姨薰姨,你没有生病吧没有生病吧?”

  因为在印象中,薰总是不生病的。

  虽然允婷说是呕吐,但其实也不见吐出了吃下去的食物,薰扶在那儿没有说话,片刻才抬起头来,洗漱台前的镜子里映出薰那张美丽精致的脸,她轻轻捂着嘴,脸上闪过了复杂而惊疑的神色,却没有难受的感觉在其中,过得许久,那秀丽白皙的脸颊上,才在猜疑间悄然蔓延过一抹醉人的红潮。

  薰怀孕了。

  薰姨怀孕了。

  他们从沙特返回江海,才终于完全确定了这件事,最近的这些天里,家里都在操持着安排有关薰姨怀孕期的事情,不过老爸就比较惨,老妈把他赶到沙发上睡了一个星期,虽然前天晚上起床上厕所的时候看见老妈坐在沙发边的地毯上握着老爸的手睡着了,但是……

  好吧,这事情也太奇怪了对不对。

  薰姨为什么也会喜欢老爸的呢?

  允杰最近又在跟淘淘研究这个问题,虽然……也已经研究了很多年了。

  夕阳西下,姐弟俩此时正躲在海边道路旁的绿化带后方,偷看着因为出来散步,此时正坐在防海大坝的长椅上休息的那对男女。其实薰跟老爸的相处模式很怪,坐在一起的时候也有很多,但薰姨从来没有像一般情侣那样将脑袋靠在老爸的肩膀上,往往都是老爸坐在那儿说些无聊的话,薰姨在一边安安静静地听,偶尔就会笑起来,那笑容很幸福的样子。可是……

  这不是跟传说中的小媳妇差不多了吗?

  不过有的时候,倒是看见薰姨趴在老爸的腿上睡着了的样子。

  不一会儿,老爸接了个电话,暂时走开了,薰坐在那儿等着他回来,允杰跟淘淘商量一下,朝长椅那边跑了过去。

  “薰姨。”

  薰笑了起来,实际上早就知道他们在后面了,两个孩子一左一右靠着她坐下。

  “薰姨,今天没有不舒服吧?”

  “没有啊。”

  “我觉得薰姨比以前还漂亮了呢……”

  “马屁精。”

  “喔,女人总不承认别的女人很漂亮,唉,女人……”

  “哼。”

  淘淘瞪了对面的冤家对头一眼,旋即想起今天过来的主要目的,决定不跟他计较。她笑着把耳朵贴上旁边女子的小腹,实际上怀孕才两个多月,肚子根本看不出来,自然也不会有什么胎动可言,允杰也把耳朵贴上去:“我也要听。”

  薰轻轻搂着两个孩子的肩膀。

  “薰姨薰姨,什么时候可以听到小宝宝啊。”

  “呃……还要三个月吧。”

  “薰姨薰姨,孩子是老爸的吗?”

  允杰自然而然地问出来,薰没有回答,海风吹过来时,她轻轻抚着发鬓,在夕阳的余晖里笑起来了,那笑容在恬静中有一种回到家的温暖感觉,这温暖溶在夕阳的光芒里,仿似有感染力一般的包裹了他们。允杰叹了口气,知道了薰姨的答案,其实想也知道了,要不是老爸的,老爸怎么会被发去睡沙发。

  他和淘淘一块将耳朵贴在薰的小腹上:“薰姨,你为什么也喜欢老爸啊。”

  “是啊,老爸又不厉害。”

  “又不帅。”

  “而且还不可怕。”

  “上次去沙特还放我们鸽子了呢……”

  “是啊,一个人跑出去好几天,回来居然还没有礼物……”

  “不过那两个小胖编故事骗我们。”

  “说老爸是超人,一个人杀去索马里干掉了好多海盗之类的……”

  “那两个白痴,以为老爸没事干了所以跑去顺手拯救世界吗?”

  “还以为我们会信……”

  “如果老爸是超人我不是也会飞?”

  “薰姨……这不是真的对不对?”

  “到底为什么喜欢老爸啊。”

  薰微笑着望着他们,想了好一会儿:“因为家明是医生啊。”

  片刻,传来淘淘微微有些不满足的声音。

  “是哦,老爸就是医生……”

  三个人就这样坐在那儿,过了一阵,允杰皱了皱眉:“你咿咿呜呜什么啊?”

  “什么什么?唱歌啊。”淘淘在那边抬起头,“这叫胎教,怀孕的时候唱歌给宝宝听,以后宝宝会长得很聪明,我妈妈在我小时候就常唱给我听的。”

  于是她就轻声唱起来了:“你睡着了手掌紧握,脸颊上有浅浅酒窝,在这一刻我看着你,好多话想说给你听……”

  她唱了几句,薰也笑着轻声唱起来,随后允杰也跟着唱了,夕阳将这三人的歌声溶入那幸福的剪影里,不一会儿,孩子又在那剪影中变得喧闹起来。

  不远处的道路旁,红色的跑车停在了那儿,两个人正在这里望着那边温馨的一幕,家明站在这里,拿着手机,笑容中又微微有些苦恼的样子,他的苦恼自然来自身边的人,东方婉弯腰趴在车盖上,双手托着下巴,朝那边看了好一阵子了。

  “薰居然比我先怀孕呢……”

  于是她就踢了家明一脚。

【在阅读模式下不能自动加载下一页,请<退出阅读模式>后点击下一页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