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琪格的一封信

  睡不着。

  我在亚丁城最高的塔顶遥望北方想你。

  我们明早出发去克鲁玛要塞,斯汀坦顿公爵正在卢云城集结军团,围攻这座历史悠久的城堡,我有些焦虑。

  但我难以入眠另有原因,格林帝国的那段美好生活一直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你知道我在埃提亚联盟王国的这段日子里,经历了多少事情吗?当初为了营救亚历克斯来到了埃提亚,我以家族的名义联合欧瑞城和亚丁城的领主们,向克鲁玛人发起战争,只是为了迫使克鲁玛人释放亚历克斯,可是现在的局势有点脱离我的掌控。

  战争在埃提亚联盟王国上午各地蔓延,我不必须带人阻止那些残酷的屠戮**,亚丁大公提议以战止战,虽然我不赞成他的做法,但是在亚历克斯这件事上,我欠这老头一个人情,我必须帮他完成这件事。

  经历这次劫持**之后,亚历克斯安分多了,只是最近有些消沉,可能要恢复一段时间,这样我的归期不得不延后一点,我必须帮助他振奋起来,让他能够积极的面对人生。

  蛮荒沼泽的蜥人们最近好像发生了重大变故,希望沼泽族的动乱不要影响到埃提亚。

  哦,对了!

  我寄给你一箱九号疯狂药水,具体的功用嘛!你可以亲口尝一下,这箱疯狂药水是专门给你准备的,希望你能喜欢。

  出发的号角已经吹响了,我需要洗把脸清醒一下,跟随着我们的骑兵到卢云城下的军营布置攻城计划,等到我躺在卢云大公爵府邸的花园里,再给你写信。

  爱你的琪格。

  ……

  金箔纸的信封上飘散着九条尾巴的暗纹,让我想起了当初在古鲁丁城镇的时候,站在土岗上仰望着载着琪格远去的那艘魔法飞艇,当初那艘飞艇上也有同样的家族徽记。

  信纸上还有一丝淡淡的香味,没想到会在古扎赫尔部落找到一封来自埃提亚联盟王国琪格写给我的信,太久没有琪格的消息,忽如其来地一封信让我有些莫名伤感,看来埃提亚那边也在打仗,字里行间透着一股硝烟的味道,虽然她没有在信中提及战况,但是我莫名地担心起琪格的安危。

  虽然琪格身后拥有欧瑞城的支持,但我想不到有天琪格居然会走上战场。

  手里握着这张牙白色的魔法羊皮信纸,看着上面娟秀的字迹,每一笔都饱含了她对我的思念。

  可惜载着这些黄金珠宝的商队所有人都在蜥人族的战乱中死去,我没办法打听到关于埃提亚的消息。

  我推开面前的黄金宝箱,看着里面软木架上插满了装满颜色碧绿的药剂瓶,随手拿起一支九号疯狂药剂来,居然没有任何使用说明,也没有提及应该在什么状态下使用,只是说是专门送我的,我拔掉软木塞,随手摇晃着药剂瓶,里面不断地冒出气泡,药剂瓶里面散发着一种微甜的味道。

  我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手里的药剂瓶,好像搞明白琪格不远千里送给我的究竟是什么药剂,因为只是一丝甜甜的气息就让我有反应了,我不敢想喝下整瓶疯狂药剂会是什么效果,或许真的会很疯狂吧。

  一时间,对于琪格的那份思念和淡淡的伤感也都少了很多。

  真搞不懂她究竟想要干什么……

  ……

  坐在树屋椭圆形的窗边,看着古扎赫尔部落夜晚灯火通明,茂密的树丛之间总会有一些年轻蜥人战士的身影。

  夜风带着一股潮湿与温热。

  夜空中挂着一轮皓月,一只黑乎乎的身影在天空中悄无声息的飞过。

  一束月光照在果果姐洁白无瑕的脸上,我记得她脸上有着几颗淡粉色雀斑,成为冰元素之灵以后,她的脸部轮廓虽然还是原本那个样子,但是偏偏有一种说不出的清冷与瑰丽,她靠坐在窗的对面,与我一起望着窗外。

  果果姐用冰凉的手指按在我的额头上,对我微笑着说道:“这几年你都是怎么过来的,埃尔城的生活是不是很辛苦?”

  我摇了摇头,回想埃尔城那些平静的夜晚,每天在阁楼上拼命地练习绘制魔法卷轴,那段时光反而是最安逸的。

  我从窗台上拿起一杯金苹果酒,送到嘴边抿了一口,然后说:“我到了埃尔城没多久,就被莱恩特一家收养,你记得特雷西吗?”

  果果姐眨了眨眼睛,白色眼瞳看久了,竟然会觉得也很漂亮。

  她伸手比划着,对我说:“当然记得,当初离开埃尔城的时候,她才只有这么高,偏偏喜欢在腰间挂着一柄西洋细剑,我记得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考进斯坦斯学院。”

  我笑了笑,对果果姐说:“说起来,当初大概是芬妮和莱恩特担心特雷西长大以后嫁出去会受苦,所以他们就想着能够领养一个孤儿,由莱恩特亲手培养,成为一名埃尔城最出色的剑士,将来可以娶了特雷西,然后他们在收容所里选中了我。”

  果果姐表情认真地纠正道:“是你选中了他们。”

  我摊开手,说道:“双向选择吧,毕竟我需要在埃尔城里获得格林帝国的公民身份,而且我希望住的地方能够与你的家近一点儿。”

  我看着她的侧脸,她的身体周围依然飘着片片雪花。

  她看着夜空里的那轮明月,忽然说了句:“谢谢你一直帮我照顾苏,我听苏说起过神庙里一些事,如果不是你去救她,也许现在就会是另一个悲剧。”

  我低着头,看着杯子里黄橙橙的酒液,有些心不在焉地摇晃着酒杯,说:“果果姐,我都没有谢你……”

  她转头与我对视,问我:“这么多年,一直坚守这个秘密,一定很辛苦吧!”

  我微微一愕,说:“还好,那时候的你,就算是在水元素之灵无意识的状态下也会帮我,让我无论做什么都很有动力。”

  随后我们俩都沉默着,在这一刻,仿佛坐在树屋里一起望着夜空里的皓月就是一种十分难得的享受。

  虽然成功的唤醒了果果姐,但最伤的却是无法给她自由,也许肖恩学者知道这事怎么解决……

  “你好像有心事?”果果姐似有所觉,便对我问道。

  我点点头,对她说:“我想去埃提亚联盟王国。”

  果果姐想都没想,直接开口说:“那就去啊,为什么要犹豫?”

  我没想到她说的那么干脆,以至于我此刻还没有做好准备,听她这样支持我,反而把我吓了一跳。

  我有些犹豫,说:“可我在格林帝国这边魔法学院的学业还没有完成,而且这边还有一大摊子事儿。”

  她伸手将我的脸扭过来,目光直视我,对我说:“你当初来到DìDū皇家魔法学院,是为了学习高级魔法,完成这座魔法学院的学业?”

  我回答:“当然不是最主要的,我到DìDū来,是为了寻找唤醒你的方法。”

  她对我眨了眨眼睛,说道:“你现在做到了,不是吗?”

  我点了点头。

  果果姐接着说:“而且,虽然你现在还只是一转中级魔法师,但是你的冰元素亲和度已经要达到化身元素之体的标准,我又是你的元素契约伙伴,这相当于你晋升二转高级魔法师完全不存在瓶颈,每位魔法师千里迢迢赶到皇家魔法学院学习魔法,不就是为了冲破一转中级魔法师这个瓶颈,然后给自己晋升二转高级魔法师铺平道路,可是你觉得这些从皇家魔法学院毕业的魔法生们有几位能够成功晋升二转?”

  我正认真的考虑她这些话,就听她继续总结道:“其实……你已经完成了大部分皇家魔法学院魔法生要走得路,干嘛还要留在DìDū?”

  说完,她拉住我的手,语气坚定地说道:“走吧,我陪你去埃提亚联盟王国找她。”

  ……

  卡兰措穿着一件湿漉漉的半身甲,下半身穿着短款的皮甲战裙,两条笔直的大长腿浑圆而紧致,从树屋里走出来。

  她在树屋这边简单的冲了个凉,因为身处蜥人领地,卡兰措没有换上亚麻布长裙,而是坚持穿上湿漉漉的内甲,她走到我的身边,拎着手里的黑色重剑将一只木箱盖子撬开,露出里面一排排整齐的黑铁巨弩箭头。

  这些普通巨弩箭头都是冲印双属性巨弩箭头时产生的失败品。

  半年之前,南风军团还愿意收购这种廉价的普通巨弩箭头,而且因为洛琪位面的位面战争,哈斯拉柏侯爵那边也要用到大量的普通巨型弩箭,这些普通巨弩箭头的销量还不错。

  但是随着单属性魔法弩箭在战场上的广泛应用,南风军团的军需官康纳德伯爵和哈斯拉柏侯爵开始逐渐的认识到了,那些单属性箭头虽然价格是普通巨弩箭头的四倍,但是在战场上产生的效果确是不普通巨型弩箭好很多,细细琢磨的话,单属性巨弩箭头虽然贵一些,但是性价比确是最高的。

  等这样一来,这些带有花纹的普通巨弩箭头逐渐无人问津,除了送到北杜伊斯堡铁匠工坊回炉重造,就只能堆在辛柳谷地底洞穴的仓库里生锈。

  现在我将到这些普通巨弩箭头带进了蛮荒沼泽,喜人部落虽然没有床弩,但是这种巨弩箭头可以改造成为长矛,由于箭头掺进了一些魔法黑铁,因此这些巨弩箭头非常的耐磨,如果开刃的话也是非常锋利,所以这些巨弩箭头摇身一变,成为长矛的矛尖,当然蛮荒沼泽的从里面硬木杆多得是,蜥人们不至于连矛柄都要从我这儿里买。

  当然如果蜥人们想要的话,DìDū空港小镇的交易市场里面什么东西都有。

  几名兽人战士不断将一只只大木箱从陆行巨蜥背部的行李架上搬下来,这些木箱摆在我的树屋前面,卡兰措将这些木箱逐一撬开,几乎每个木箱里面都摆满了涂着一层脂肪油的巨弩箭头。

  因扎吉大长老坐在一只木椅上,看着木箱里的巨弩箭头,有些轻微的喘息。

  蜥人部落的冶金技术目前还处于原始阶段,所有武器几乎都依靠从格林帝国或者埃提亚王国获取,由于帝国南部贵族们总是向蛮荒沼泽东部的蜥人族部落发动战争,武器与粮食这些东西属于管制物资,一般不允许商队与蜥人部落交易这些物资。

  只是现在格林帝国陷入了位面战争的泥沼中,根本无暇估计蛮荒沼泽里的蜥人部落。

  所以我想这时候正好可以趁机缓和一下蜥人族和帝国人的关系,至少在蛮荒沼泽里建起一条商路来。

  与古扎赫尔部落做了这些交易之后,我们捕获的百余只飞龙也终于全部获得了古扎赫尔部落蜥人驯兽师们的驯化,按照我和小因扎吉之前的约定,我们在获得一百头飞龙坐骑之后,将会送给古扎赫尔蜥人部落十只飞龙。

  于是,古扎赫尔部落一夜间诞生了十名驯龙猎手。

  我们在与古扎赫尔部落的蜥人们做完这些交易之后,便乘坐陆行巨蜥返回奇岩城。

【在阅读模式下不能自动加载下一页,请<退出阅读模式>后点击下一页阅读。】